戏台
2018年12月11日 尹涵 《哈尔滨师大报》   (点击:)

(尹汉/文)我走在破碎的青石路上,朦胧的天空和篱笆的束缚,路径两旁石秆上的顽强草,走的越多,你看的越少。抬头望着,在灰暗潮湿的空气中,我看到了一个清晰而漫长的时间,似乎我在地底微弱地尖叫着,正在努力战斗。探索声音,穿过植被,穿过破碎的墙壁,但被前面斑驳的朱红门刺伤了眼睛。

风轻轻地激起了门,门尖叫起来,房子整齐,但褪色的红砖瓦片充满了沧桑。踏上台阶,踩着草丛,耳语就像靠近耳朵。向上看,舞台中央的鲜艳色彩难以理解。一条污迹眉毛,一个水汪汪的眼睑,一个像喇叭的微笑,一只年轻的燕子在嘴里的低语,像微风一样移动。就像穿过时间的空隙,回到过去繁华的小镇,街道旁边的热闹的酒窖,观众正在吵着要观众的脸上的噪音和微笑。她的声音像泪水一样清脆整洁,有时它们就像是一个接一个。有时他们就像山水一样,有时他们就像春雨,他们会转变人。

突然,天空中的太阳照在云层中,光环照耀着。回想起舞台,只有褪色的青砖瓷砖和坚固的老太太坐在板凳上和周围的孩子们身边。孩子们笑着玩耍,歌手们嘴里的歌声,温柔而清脆的声音唤起了嘴唇。

回到城外,沿着小径漫步,夕阳的光芒照在顽固地生长在石头上的草地上,而那些小小的草坪也充满了活力。看着天空仍然有一片云,通过这些似乎看到了明天的晴空。

已是首条
下一条:维天有汉----纪念汉服复兴运动十五周年
关闭窗口